您现在的位置:宠物狐狸 > 宠物美容 > 文章内容

芯片“断供”,海康慌不慌?

宠物狐狸

2019-06-10

芯片“断供”,海康慌不慌?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政府正考虑将5家中国监控设备企业列入与华为类似的黑名单,禁止他们获得美国零件和软件,其中就包括中国安防双巨头海康威视(002415)和大华股份(002236)。 尽管海康及时回应上述报道还只是传闻,即使美国不再向海康出售芯片,海康可以利用其他商业手段来补足,不会产生影响。

但股市避险情绪颇重。 5月22日开盘海康威视逼近跌停,全天收跌%,大华股份全天跌幅达%。 23日海康威视再度大跌%,盘中跌至元/股,创今年股价新低。 实际上,从美国宣布加税和禁售清单后,在华为据理力争、奋力前行的同时,视频监控领域的几家公司,包括海康、大华在内的安防概念股一直呈明显下跌趋势。 市场的担心主要有两方面。 一是毛衣战对其海外业务的影响;二是芯片断供,对其采购芯片、开展业务的影响。

以海康威视为例,在采购芯片方面,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相关芯片大多来自于英特尔与英伟达,基础芯片主要是来自于华为海思和TI。

面对可能的制裁,海康威视究竟慌不慌?/01/美国芯片,卡不住海康威视的脖子翻看海康威视2018年二季度以来的机构调研纪要就能发现,投资者对于安防芯片的担忧从未停止过。

关于芯片,近十年来,海康威视的看法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海康自己不做芯片,而是与伙伴进行合作。

海康威视总经理胡扬忠认为,芯片本身竞争非常激烈,因为监控产品种类型号众多,要把芯片的规格做全非常困难。

如果说不做芯片就没有竞争力,这个说法不太准确。 我认为准确的说法是,整个产业链里是否有人来补这个位置?若没有人来补这个位置,这是问题;若有人来补就不是太大的问题。 补位是关键。 海康威视将主营产品按照前、中、后端分类:前端是监控摄像头(硬件),中后端是基于AI、大数据进行存储、分析的视频控制系统(软件),再加上部署阶段的工程服务,这三块业务在2018年的海康威视年报中占据超过80%的营收份额。 前端设备主要使用ISP芯片(图像信号处理芯片)、图像传感器及IPCSoC芯片(网络摄像机集成电路芯片),在这方面基本可以实现国产化。

至于传感器还要依靠进口,虽然国产比例在提升,但最具竞争力的仍是SONY。 海康威视的产品中,真正需要从美国进口的大部分是后端的服务器,涉及到Intel的CPU、英伟达的GPU。 从产品构成来看,海康威视目前纯硬件的收入占比大约48%,另外40%为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后者部分会涉及到使用美国公司的产品。

市场担心,一旦美国断供,将对海康的业务造成巨大影响。 但这要从两方面看待。

第一是量。

智能摄像机目前的需求量要明显小于普通摄像机,智能化是大趋势,智能摄像机的占比也会越来越高,但需要时间。

其次是国产芯片的补位。

尽管从性能角度出发,服务器类的产品暂时无法完美国产替代,但华为海思、寒武纪部分产品在性能打折的情况下是可以替代的。

早在2018年,海康威视董秘黄方红就曾表示:为了提升芯片的性价比,我们一直在跟多家芯片厂商合作,目前已在小批量供货。

因此即使现在停止英伟达GPU芯片的供应,我们有新方案的AI摄像机,并不会受太多钳制和影响。

人民日报发文称,美国的芯片、美国的安卓……如果美国产品在华盛顿政治指挥棒驱使下变成全球供应链上的不确定因子,它们就只能成为弃子。 如果美国采取极端策略,那么,包括安防在内的中国企业,在众多产品的设计上,就会优先选择非美国的元器件,长期来看对美国更加不利。 回到芯片本身,随着SoC的发展,IP开源可以交易,SoC的开发变得比较容易,带有AI引擎的SoC发展很快,现在基于SoC的AI芯片也在陆续推出,这些发展也可能会反过来制约美国的出口管制。

毕竟谁都不想被卡着脖子。

/02/跌下来的海康,该恐慌还是贪婪?作为全球安防龙头,海康威视在2018年已经被美国针对过了。 去年1月,为消除公众负面疑虑,美国一陆军基地就拆除了5个海康威视生产的监视器。 5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2019国防授权法案》中的一项支出法案修正案,美政府被禁止采购海康威视生产的安防监控设备,大华也同时被禁。

到8月1日,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2019国防授权法案》,坐实禁令。

对此,海康威视回应,公司与美政府机构没有直接业务,法案对公司业务没有实质影响。 毛衣战长期走向不可预测,对相关企业造成的短期影响更明显。

这也是市场的另一方面担心海康威视的海外业务。 数据来源:读懂财经研究所,Choice从上图可以看到,近4年来,海康威视国内营收占比达7成,国外占3成左右。

。

这当中,非市场因素的影响占大头。 数据来源:读懂财经研究所,Choice就国外市场而言,欧美市场规模更大,其中美国市场的收入占到国外市场收入的20%。

由于不可抗因素,2018年美国市场收入负增长。 不过,由于美国市场占海康总收入的6%左右,所以对其整体收入影响并不大。 2018年,国内经济快速下行,海外的非市场因素影响骤增,不确定性风险持续上升。

市场需求受经济和政治环境影响,呈现明显的下行趋势,公司面对的经营挑战超过以往任何一年。 海康威视在2018年年报中这样说。 2018年,海康实现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公司2018年整体毛利率为%,同比提高%。

虽然营收、利润继续增长,但从增速来看,事实上,2019年的挑战也不会亚于2018年。

一季度,海康威视营收亿,同比增长%,环比减少%;净利润亿,同比减少%,环比减少%。 。

这样的季度下行趋势,甚至让市场对海康以后反弹的恢复力度有些疑虑。 对此,胡扬忠认为要从需求端进行判断。

我不太关心当下政府的投资情况,我更关注需求是不是存在。 仅从公安来看,中国的警察是全球最辛苦的,5+2、白+黑,是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怎样通过一些方法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减轻他们的工作强度,这是实实在在的需求。 黄方红表示,2019年政府的调控措施逐渐落地,资金层面有所松动,商机数量正在快速上升,的确,安防市场远未到头,否则也不会吸引华为、阿里的眼光。 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将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议联网应用,这是安防企业TOG业务未来的主要增量。

另外,还有智慧城市、雪亮工程建设带来的视频监控需求。 根据西南证券计算,按照全国2800个县,每个县投资规模500万计算,雪亮工程仅城乡市场规模就达到近140亿元,2016-2018年预计已完成投资70亿元,到2020年至少有70亿元市场空间。

摄像头背后的滚滚红利释放出巨大的吸引力,安防产业链上的端、边、云、芯各类角色纷沓而来,既有华为、阿里,也有AI独角兽前来寻求技术落地。

尽管目前为止,市面上还未能出现真正与海康威视匹敌的对手,但产业升级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不可忽视,巨头的闯入更不能小觑。 在这轮竞争中,海康威视等传统安防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会改变,但其自身智能创新业务还未成型。 眼下,在毛衣战大环境下,它们面临很多问题,但距离2018年初超4000亿元的巅峰,目前海康的市值已经回落到2297亿元,缩水近43%。